• 歡迎光臨河北亞特爾弱電工程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 免費咨詢:400-000-2201

    • 緊急電話:181-0330-6600

    當前位置:亞特爾公司 > 亞特爾資訊 >

    弱電公司工程款真難要!亞特爾深有同感!

    文章出處:弱電工程責任編輯:河北亞特爾人氣:-發表時間:2017-05-27 14:19 字體大小:【

      現在弱電公司一個項目“干一年,算三年,討賬又三年”亞特爾深有同感!這是弱電工程建設領域的老常態、新常態,估計也是未來態,但往往限于政府和國企作為業主的工程項目。政府和國企的弱電工程項目,一般反而不會出現長期不結算、長期拖久工程款又得不到解決這種事情發生,又反過來造成弱電公司價格虛高(否則回來的錢更少),進入惡性循環中。同樣的現象在亞特爾也是存在的。

      如果業主是政府,或者是政府授權的指揮部什么的二老板,常常會是什么樣的情況呢?

      施工中途如果政府沒錢給工程款,施工方是不能停工的,否則就會有人來告許你,如果你停工,就讓你上建設工程信用黑名單。要是你說“明明是你不給錢,怎么還要把我上黑名單”,來人一定嘿嘿一笑,裝得很無奈的樣子說,兄弟我也是奉命來傳個話,你就不要為難兄弟我了。要是在幾年前,你還可以脖子一硬說,上網就上網,最多老子以后不在你這兒接活了。可現在不行了,都互聯網了,只要一個地方政府的信用網上被列為黑名單,全國人民都可以看見,全國其他業主、貸給你錢的銀行、企業所在地的主管部門、親戚朋友都不知道你到底怎了。親朋擔心你,銀行撤你資,競爭對手笑話你,你的壞時代就來了!唉,算了算了,自認倒霉,忍下忍下,拿錢墊進去吧!

      再說到工程變更。典型的情節是這樣子的:一位“大”領導來工地視察,看著圖紙指點一番江山,工程就變更。按照國家相關規定,工程變更是必須遵循一套法定程序的。但是領導說要變更,那里來得及走什勞子程序啊!不,那多耽誤事呀,走來走去要好多天,設計院那班比石頭還硬的臭老九還不知道賣不賣賬呢。這樣弄來弄去,領導的政績怎么出來呀,我做下屬的過幾天如何到領導面前表功呀:“弱電施工單位,馬上給我改,設計圖紙啊,變更通知書啊什么的過后再補!”地球工程人都知道,事后再補這種屁話,十有八九是不能當真的,等到辦理工程結算時,時間已經過去幾年了,這位老兄可能早就該干嘛就干嘛去了,要么升官了,要么去那種地方了,反正大部份情況是找不著這個人了,不了也得了之了

      工程正在干的階段,都是政府的人找施工單位。不管二七二十一,反正某月某日必須竣工驗收,我這里等著使用呢。政治任務啊!某某市長口袋里的工程啊!人大政協要問責啊!等等,等等,反正理由一大堆,就是沒有人替施工方想,這樣的工期是不是可能完成,這樣壓縮工期施工方要增加多少成本投入。要是你說個“不”字,那就威迫利誘,什么手段都會用出來。等到弱電公司把工程完成了,交付使用了,這些人好像突然消失了,如果你不找他,他這輩子就永遠不會找你了。就是找他,也不是說見就可以見到的。從工程交付使用的哪一天起,施工方就開始了漫長的結算路,這是一條讓人心力交瘁,讓人脫層皮的漫漫征程。筆者曾經有個項目,2000年交付的,2010年才辦的結算;另一個項目,2005年交付的,至今還在辦理結算呢。為了拖延結算,某些政府部門和官員是無所不用其極。最搞怪的是某指揮部的一位老兄,實在找不出毛病了,居然指著三拉桿箱竣工圖紙說,圖紙里的線條粗細不對,你們必須拿回去重畫。我們的工程師們也是又聰明又壞,把這堆圖紙放在倉庫三個月,然后重新拿去給這位仁兄看,他點點頭說,這回差不多了。三個月,大致是加班加點重畫這堆圖紙的時間。

      而業主最常用的手段是單方面隨意改變結算程序。例如,有個項目,合同規定采用第三方過程審計,就是由第三方審計單位每月將完成的工程數量和產值進行嚴格的審計,等到工程竣工時,將經審計的各月完成產值相加,就是整個工程的結算價。我們初次聽到這個消息時,高興的直跳三尺高,因為這樣的話,工程竣工,結算價也出來了,不用去走漫漫結算路了,所以我們那個積極配合啊!可是,事實證明,我們還是太幼雅了。這種方法最初是由紀檢部門提出來的,據說其目的是為了避免權力尋租。但是,紀檢部門的人不知道其中的貓膩——這樣做,政府業主要提前好幾年支付工程款的。紀委的各位老哥老姐啊,你們這種做法可能直接導致當地政府瞬間破產的有木有!至少不能將本屆政府的債務轉移到下屆政府去了有木有!但是既然是紀檢部門要求這樣做,就不是隨便可以不做的。做就做唄。事實證明,現如今最聰明的人才確實在政府,他們一招就把這個大結給破了。什么招?很簡單,等到工程竣工交付,他們發個文,說原來每月的跟綜審計不準確,所以不能算數,要按原辦法重新辦理結算。我的個娘嗯!重新審查變更設計,重新核對工程數量,重新查詢材料采購價,中間每一步都可以拖你幾月甚至一二年。這一晃,這個弱電工程重新辦結算二年過去了,不要說結算價,就是工程數量還沒有核對清楚呢!原來的領導因為政績突出,承擔更重要的責任去了;政府已經換屆了,需要新的政績,這事嘛,你懂的!

      還有各種樣的辦法弄的你弱電公司沒有脾氣。這里不再一一列舉了。

      好吧,終于把結算價定下來了,可以給錢了吧?哥,準備著吧,把錢全部要到,至少還要再脫層皮。為了拖延支延工程款,照樣是無所不用其極。有躲貓貓法,打排球法,隔山打虎法,等等。就年前一件事,說出來你根本不會相信。要工程款的流程終于走到市城投董事長了,結果連著幾天找不著他,撥他手機說在浙江出差,連著四五天都這樣。眼看著年關一天近似一天,民工嗷嗷待哺,那個急啊!后來我們的人起了疑,快過年,他老在浙江出差做么子啊!終于發現他居然另有一個辦公地點。我們的人在他的第二辦公室門口打電給給他,清清楚楚聽到他在屋里大言不慚地說我在浙江出差,過幾天就回來了,急么子嗎急!你說,堂堂正縣級的城投董事長,這丟的是誰的臉呢!損害的是誰的威望啊!還有一次,大年二十七,雪那個厚啊,某某濕地的工程指揮部副指揮長來電話,說今天中午十二點前必須趕到,否則工程款只能等到明年了。當天因為大雪,小車根本沒法開,那個方向的公交車也停開了。幾十公里啊,你這不是要人命嗎?結果,我們的人十二點前站在他面前時,他呆掉了,原來他根本就沒準備錢,因為他根本不相信取錢的人能在十二點前趕到。他更不知道的是,人,潛力真的無限,當被民工逼到死角的時候!

      政府業主對施工方不講信用,這在建設領域已經是常態化了,普遍化了。不是局部,是全國性的;也不是一段時間,是長時間的。(亞特爾之前也碰到過!)

      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系統性的政府失信狀態?原因是多方面的,綜合性的。很多原因是不能明說的,但有一條,我在這里可以說,一個人或者一個組織如果不必為不守信用而付出代價甚至還可以占到便宜的情況下,這個人或這個組織絕對不會守信用,因為沒有必要守信用。政府對于弱電公司就是這樣的一種關系。當然,這種不必付出代價甚至占到便宜的局面也許不能太長久,長期來看,是一定會付出代價的,而且還的時候還要加上高額利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一個不講信用的政府會逐漸失去其合法性。實話實說,總的來說,我們黨與政府一直以來是很關心民眾的,對民眾述求能及時積極作出回應的,但對施工企業就不是這樣子了,其中原因說不清道不明,也許是覺得,你個包工頭,欺負就欺負了,怎的!你也奈何不了我,更動不了我的根基。如果是這樣,那就大錯特錯了,只要去看看這個行業的從業人數就可以知道了,他們可是人民大眾的重要組成部分啊!

      怎么解決這個問題?近幾年聽到不少呼聲,也有人提出各種建議,但總有隔靴搔庠的感覺。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必須等到供求關系轉換,即從現在的買方市場轉變為賣方市場之時。現階段,只能用一些技術性規定緩解政府業主不講信用的程度,特別是幾個關鍵點上,比如,如果弱電工程項目“干一年,算三年,討賬又三年”這種局面得到改善,社會矛盾就會減少很多,局面就會大不一樣,黨和政府在這個群體中的威望就會得到提高。

      怎么緩解呢?苦思冥想而不得解。某次飯桌上一位仁兄的一席話給了我啟發。今年初,我去南方某城市考察分公司工作,大概是分公司經理想炫下他就職以來拓展人脈關系的成績,請了幾位當地的頭面人物,其中有位公安局副局長。三巡酒下來,活自然就多了起來。不知怎地,談到了當地的黃色休閑發廊業如何取締,這事以前如何地“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位副局長大人無不驕傲地說,我們這里再也不會“春風吹又生”了。他哈哈大笑說,新來了位市委書記,用了一招,立竿見影,分秘見效。我說斗膽請教。他說很簡單,發個文件,就說只要轄區內發現有黃色休閑發廊,不問原因不問理由,該派出所所長指導員一律就地免職,降為普通警員。我的個娘嗯,這一下,開黃色休閑發廊這檔子事立馬等同于挖這些派出所所長指導員的祖墳,效果如何不問便知了。

      工程建設領域有沒有這樣的“穴位”,點到后可以緩解這個領域內政府業主信用嚴重缺失的局面,想來想去,好象沒有。但想到,有一個辦法雖然效果可能沒有這么好,但也許多少會有點作用,就是將工程結算前移到竣工驗收或交付使用前,也就是說,未完成竣工結算的工程不算竣工,不得驗收,或者不得投入使用。建設檔案館接收竣工資料的清單上加上工程結算資料,沒有建設檔案館資料接收函,接下來的程序就走不下去了,官員的業績就顯示不出來了,他的升官夢就會受到影響,而這多少有點挖他祖墳的意思在里邊。這個靈感還是來源于多年前的汶川大地震。當年我們馳援汶川青川鎮,把這個鎮的市政道路橋梁翻了個遍,原來的石子路變成了黝黑的瀝青路面,還把一個山坡村莊改造成了古村落,成為了四川省的山村旅游樣板村。當地為了感謝與表彰,還給我們頒發了三個青川杯呢,這三個杯至今還在公司中高層專用會議室放著呢。按說,這種改造工程因為細目太多,辦理結算是最麻煩的,也是最費時的。可就是這樣一個相當麻煩的結算,居然在二個月內完成了,成了弱電公司成立二十多年以來結算最快的工程項目。原因?其實很簡單,當時有個規定,工程結束,完成財政撥款后指揮部才能解散,各位才能回到原工作單位。眾所周知,當年干部們去援建,都是得到承諾的,回來后官升一級。大伙兒可都盼著這一天呢,都想早點回去早日體味到官大一級的味道啊!豈能因為工程結算這點小事而被耽擱了!結果可想而知,指揮部所有人目標一致,行動統一,加班加點,用了不到二個月就完成了通常三年都難以完成的任務,大家高高興興打道回府領委任狀去了。

      我的觀點

      將完成工程結算作為弱電工程竣工交付使用的前置條件,并把結算資料列入建設檔案館接收清單。(亞特爾表示很贊同)

      摘抄自鯤鵬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毛晨陽

      更多弱電安防資訊 請訪問河北亞特爾:http://www.ojlt.tw/

    此文關鍵字:弱電工程,弱電公司,亞特爾

    排行榜

    同類文章排行

    最新資訊文章

    推薦閱讀文章

  • 在線咨詢
  • QQ咨詢
  • 返回頂部
  • 福建省彩票22选5